小骚货你好紧青豆小说|小骚货水真多震动|小骚货哥哥喂饱你
业务邮箱
bqkuS0pZ@yeah.com
第222章愤怒的杨荣
第222章愤怒的杨荣

文章内容

intro
第222章 愤怒的杨荣我急忙坐起来一看,发现我还真的是躺在大街上,身边车水马龙,街边全是小贩摆的地摊,显然是人群聚集之地。 我再一看面具大叔,他正坐在马路牙子上,一动不动地呆坐着,由于他的脸上戴着面具,所以看不出来他现在是什么表情,反正给我一种正在发呆的感觉。 以前和面具大叔接触过的几次,他全都是在晚上出现的,晚上的时候光线暗淡,他又总是在夜黑风高的时候出现,所以尽管他脸上戴着面具,但是给我的感觉也还是正常的。 可现在是大白天,他戴着面具,还坐在车水马龙的马路旁边,人们纷纷传来异样的眼神,让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。 就在这个时候,看着面具大叔那张猛鬼面具,我突然想到了戒指的事情。 对就是那枚假戒指害死了道士的养父 之前我就怀疑戒指是到了面具大叔的口袋里才变成了假的,结果昨天晚上事发突然,见到面具大叔的时候只想着要逃命了,就没想起来戒指的事情。 现在看着面具大叔的猛鬼面具,让我感觉他这人有点儿乎,我看不透他,自然而然就想起了戒指的事情。 我也不知道现在问这个事情好不好,毕竟他刚刚救了我的命,如果我在没有什么证据的前提下就去怀疑他,肯定就显得我有些忘恩负义了。 我想了想,最终还是问了出来:“大叔,你还记得上次你从楚风手上摘下来的那枚戒指吧” 面具大叔点头道:“当然记得了,怎么了你难道又想把那枚戒指送给我” 我很严肃地说道:“最后你给我的那枚戒指是假的” “假的”面具大叔笑道“怎么会是假的楚风仗着那枚戒指横扫罗家宴会厅,分分钟秒杀了多少鬼魂,你也是亲眼见到的,怎么会是假的” 我说:“可你从楚风手上摘下来戒指之后,先是把戒指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,然后才给了我。你给我的那枚戒指,是假的” 面具大叔哈哈大笑道:“这么说来,你是怀疑我了” 我一下子就怔住了,要是面具大叔一口否认,说不定我现在还会据理力争,但面具大叔竟然反问起了我,这让我就显得很被动。要是我再去怀疑他,就显得我太无情无义了。可如果我不去怀疑他,那问题到底出在哪里了呢 这时,我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,我拿起来一看,是杨荣给我打来的。 我知道事情很急,没敢犹豫,直接就接听了电话。 电话刚放在耳边,就听到了杨荣破口大骂的声音,震得我耳膜都快破了。 “姓陆的你爸爸死没死完啊都过了这么多天了,货车你还想开不想开啊” 杨荣的脾气相当暴躁,他之前给我的感觉一向是文质彬彬的,尽管笑里藏刀,但发怒从来都不会这么大动肝火,更不会直接就骂出来。 <死亡货车>既然他现在这么生气,我就能猜出来事情到底有多严重了。 毕竟货车停着的天数实在是太多了,庄家都快要完了 我急忙说道:“杨总,你别生气,实在是太抱歉了,这些天家里的确是出了大问题,所以我” “少给我废话了如果今天中午十二点之前你还不能赶来我的办公室,你小子就给我等着吧这么告诉你吧龙云市黑白两道我都混过,你别拿你老爹死了当借口,到时候你老娘死了我都让你没地方哭去” “实在是太抱歉了,我” 还没等我话说完,杨荣就把电话挂了。 大街上人来人往,我被骂的体无完肤,脸早就没地方搁了。长这么大,除了我爸这么骂过我,小学班主任这么骂过我,就没人敢骂我了。 杨荣骂我的声音很大,估计面具大叔肯定都听见了。 “小子,看来你最近的麻烦事不少啊阴阳两界的麻烦事全都找上你了。”面具大叔笑道“现在已经十一点半了,你还不快点去” 我愣了一下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那戒指的事情” 面具大叔说道:“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你好,你快点去吧” 他既然把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,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,他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。 我站了起来,说道:“大叔保重” 然后我就匆匆忙忙找了辆出租车,让司机以最快的速度开向东风货运公司的总部大楼。 出租车开动的时候,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后视镜,发现刚才面具大叔坐过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了,哪儿还有他的身影啊 我吓得汗毛都竖立起来了,又回头看了一眼,后面还是没有人,估计不是我看错了,而是真的没有人。 我问出租车司机刚才在那边看没看到我身边有个戴面具的人 面具大叔戴着的猛鬼面具一定非常显眼,估计看一眼肯定就不会忘了。 但是司机却说他从刚才把车开过来的时候,就只看到我自己一个人在那里躺着,然后突然跳了起来,像神经病一样跑过来拦下了他这辆出租车。一开始他还以为我是疯子,差点儿没报警。 他这么说的确是让我感到很尴尬,但这么一想,不会他们刚才所有人都没看到面具大叔吧 我醒来的时候,原本以为来来往往的人都是在用奇怪的眼神去看面具大叔,可现在想来,那些人肯定都是在看着光天化日之下,睡在马路旁边的我啊 我的脸突然变得火辣火辣的,真是觉得太丢人了。 面具大叔这么奇怪,肯定是不会让人们在白天看见他的。我刚才还以为人家在笑话他,没想到是在笑话我。我真是太蠢了。 出租车司机还是很给力的,一路上一直狂踩油门,有时候一个急转弯差点儿把我给甩出去。 我估计他是真把我当作精神病了,想赶紧把我给送走。 最后在还差五分钟到十二点的时候,我终于赶到了总部大楼,开始着急忙慌地向着杨荣的办公室跑去。

猜你喜欢

相关内容